首页

答《中国将军政要网》李甲才

发布时间:2016-12-08 22:16 作者:胡德平 浏览:152次

李甲才在网络上张贴“德平兄,退休后保持安静就那么难吗”一文已读,现回答如下。

不知李甲才是否是已经退休的军职人员?如是其中一员,你当然可以每天画画、写写字、打打牌、旅游旅游,逐步淡出政治生活,使你的生活安静又安静,这都无可厚非。但总不能排除退休人员的学习吧?你是否知道,人在退休以后,正是对自己在德育、智育、美育方面不足之处,进行最后救赎的宝贵时期。人们应该活到老,学到老,如果退休前坠入59岁现象之中,退休后还要求官逐利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所攻击的关于“扬弃”的文章,乃是从一个学习问题出发,从一个学术问题谈起的。学术研究并不神秘,对所关注的专业问题“凡事都要问个为什么?”这就是学术研究所应具备的起码条件。你可好,一开始就说什么“父子血缘关系”“最高最终决策者是坚决维护前任的事业的”。学术问题还没有打上门来,反而是用门阀的血统论前来砸门,你说“封建社会那么黑暗”,那么我们还是一起先反封建吧!

你认为什么“消灭”、“扬弃”、“停止”、“废除”这四个词反正“极其近义”,何必“锱铢必较”,这是你的逻辑,难道“消灭”敌人能够说“扬弃”敌人吗?“停止”进攻难道能说“消灭”进攻吗?说个笑话供你参考,“文革”中《人民日报》有位大总编把“墨西哥”念成“黑西哥”,人家指出他的错误,他却认为反正在字形、字义上哥俩差不多。这真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请你注意。你还对“扬弃”加了一注,你能把注解中的两解变为一解不加区分的使用吗?

你说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几乎没有区别”,这我就真真地不懂了,是否又是你那何必“锱铢必较”的逻辑在起作用了。至于你说的空想社会主义就是“意图不动干戈,和平实现社会主义”,那就请你看看最激进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巴贝夫、布郎基、拉斯拜尔的生平历史吧。不了解这些基本情况,对你多说也是枉然。

在我文章中,也提到民企产生的问题,和社会主义相适应的课题。人们确实对改革开放中产生的很多问题有怨气,有尖锐的意见。聂树斌错案的形成不是偶然的,但真相大白纯属偶然,尤其是2005年已经明确此案是一案两凶了,但迟至11年后才昭雪此案,能不让人感到惊讶和恐怖吗!上世纪90年代发生的此类案件足以证明“文革”的学费大打折扣了,人们对“迟来的正义”80年代尚可接受,今天却难已说服人了。这些问题都是我国的国家机器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国家机器必须要和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性质相吻合。但要上升到你说的“真正的社会主义……中国从1977年起”,已经到了“狼狈不堪的地步”,还是不符合当今中国的现实。

你最后劝我的一句话,我无法接受。看到你的网文,如我不做声,可真成哑巴了。既然宪法赋予了我们言论自由的权利,人们何必一定要做哑巴呢?你也无需如此,希望甲才兄也不要变成哑巴。另外,诸如此类网文都大同小异,就不一一回复了。

甲才兄,我觉得你的批判还不够过瘾,不要局限在只批扬弃私有制的问题上,比如财产性的收入,成都双流土地改革试点,实践检验真理的证实和证伪,社会主义在实践中,都希望你能展开批判。我在大梅沙论坛的讲稿已全文刊登于今年第十二期的《中国民商》杂志,若有时间,请你们看看吧!

 2016128

推荐 推荐0



  •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  电话:010-829973 EMAIL:hybsl@163.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