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耀邦同志和少年儿童工作

发布时间:2023-08-28 15:19 作者:胡德平 浏览:235次

1952722日,父亲胡耀邦和川北区党委行署的同志们一起合影留念,两年半工作、生活的日日夜夜就此划上句号。很快就乘机飞往北京,在中组部招待所翠明庄住下。刘少奇同志找他面谈工作以后,他匆匆回来,坐在床上,面带一丝笑容看了看我,自言自语说道:“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让我做青年团的工作?”几年后,他在一次中央国家机关的团代会,讲了自己工作“三进三出”的历史:“开始搞少年儿童工作,后来搞青年工作,后来又参军,1949年又转到地方搞地方工作,……结果是干不到两年半又转回来搞青年工作。”我认为父亲这番话,说明了他对工作的两种看法,一是他在地方的经济工作已有两年半的历史,希望不要再“半路出家,半路改行”了;二是告诫在中央机关的团干部,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调来调去,反而害了自己。父亲是个干一行爱一行的干部,他真正安心下来工作,离不开组织,中央的关心和帮助。一、难忘的教诲父亲到团中央工作的当年,毛泽东主席给团中央的同志出了两个课题:第一个课题是“党如何领导团的工作?二是团如何做2/7工作”。两个题目,都包含了如何照顾青年的特点。1953630日,毛主席接见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时,又发表了长篇讲话,其中特别讲到少年儿童问题。讲话有五个特点。其一,毛主席从自己的生活经历讲起:“我们这一代人吃了亏,大人不照顾孩子。大人吃饭有桌子,小人没有。娃娃在家里没有发言权,哭了就是一巴掌。现在新中国要把方针改一改,要为青少年设想。”其二,毛主席亲自提议:“学生的睡眠再增加一小时。现在是八小时,实际上只有六、七小时,普遍感到睡不够。……一定要规定九小时睡眠时间。”其三,“现在初中学生上课的时间也多了一些,可以考虑适当减少。积极分子开会太多,也应当减少。一方面学习,一方面娱乐、休息、睡眠,这两方面都要充分兼顾。”其四,“革命带来很多好处,但也带来一个坏处,就是大家太积极太热心了,以致过于疲劳。现在要保证大家身体好,……当然身体好并不一定学习好,学习要有一些办法。”其五,毛主席对团的一些工作提出的过高要求,是不赞成的,强调一定不能脱离多数。比如“团章草案规定,四个月不过组织生活,就算自动脱团,这太严了。党章还规定六个月,……办不到的事情,或者只有一百万人能办到,八百万人办不到的,都不要在团章上规定。”

毛主席对团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整整七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国少年儿童的情况不但和旧中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和建国初期的情况也有天壤之别,当然“文革”十年是个例外。毛主席谈到的五个问题除去第一个问题是谈旧社会,其它四个问题至今都有深远的历史价值,是不是对今天的少年儿童也有现实意义呢?我想现在小学生,初中生的大多数的家长都会有同感吧。人类社会有物质产品的生产,也有精神文化的生产,人们还承认有种族繁衍的后代,即人的生产。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传统文化特别强调,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同时也特别小看教书先生,俗语称:“家有三年粮,不做小孩王”。如果国家不建立起养老、退休制度,即便社会主义的新社会,“养儿防老”的观念也不会在人们思想中消失。如果今后,劳动者有了养老保障制度,不再依靠儿女,那么生育儿女的究竟是父母的财产还是社会的财富,这些问题都不断出现在耀邦同志的脑海中。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国派出不少大学留学生。1953107日,耀邦同志在全国青工会议讲了生活环境、社会氛围、人们的心理对学习、工作、生活的影响。他说:“我们在莫斯科、列宁格勒的留学生,星期六星期日都不休息,拼命准备功课,外国朋友很奇怪,但是考试成绩并不比人家好。我个人有一个经验,越紧张就越讲不出话来,沉着愉快是和智慧分不开的。”由于团中央工作的特点,工作人员中知识分子比较多,接触国外的情况也比其它部委多一点。1956717日,耀邦同志4/7在中央国家机关第二次团代会上讲了美国家庭生活中一则成例家规:“据最近从美国回来的同志说,美国大学到暑假、寒假就停止供应水电、伙食,学校不管,家庭也不管,让他们自己去生活。孩子在20岁以前由父母抚养,20岁成家立业以后,父母就不管了。无论分家不分家,儿子在父母家里吃饭都要付伙食钱。”在这一次讲话中,他还举了中苏青年的对话:当苏联青年代表团问北大、清华学生学校生活怎样时,中国学生回答:“我们的学习、生活从早到晚,一切学校都给我们安排好了,完全用不着自己操心,什么都有规定,但是晚上躺在床上怎么睡法没有规定,做什么梦没有规定。”话说得很幽默,像是学生们自己的语言,也可能是组织上安排的语言。但耀邦同志很认真,他说:“可是现在我们的家庭、学校、组织给青年人安排得太周到、太多、太死,似乎天塌下来也有毛主席,这样就不能培养青年独立生活的能力。”耀邦同志这里说的,还是大城市中的大学生,是体制内培养未来的国家干部和科技人员。同时,耀邦同志从本职工作出发,也发现了毛主席识别青年的一些过人之处。他说:“我对团的干部讲过许多次毛主席和水兵谈话的故事。有一个水兵叫马代玉,很调皮,很爱说话,毛主席就喜欢这个水兵,太规规矩矩的人不一定就有出息。我们唱歌、讲话、讨论问题要大胆一些,生动一些。……因此要告诉我们小学教员和辅导员,不要把孩子带的很呆板,要带得很活泼、很勇敢、很聪明。我想再三对你们呼吁,要把北京20多万少年儿童带得更好一些。”5/7二、成人眼中的“调皮”应作何解释1955415日,耀邦同志在北京市团的少年儿童工作会议上,针对把少年儿童培养成什么人?论述了党团组织的重要任务:“少年儿童既然不单单是我们祖国的花朵,而是我们伟大事业的接班人,因此,我们就要把他们培养成社会主义的新人。从这样一个观点出发,提了以下九句话: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学习、爱护公共财产,勇敢、活泼、健壮、诚实。”他还特别把少年儿童的年龄段粗分为七岁至十四岁之间。他认为少年儿童很年轻,很纯洁,又处于幼稚的成长期,因此他主张对他们的教育:“第一要坚持长期正面教育,这是培养少年儿童的根本方法”;“第二是善于发挥少年儿童的独立性、主动性和积极性,这是一种好的品质,它使人们一生中不盲从,不依赖,在任何困苦情况下,都是乐观向上的,勇敢地去和困难做斗争。”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一条,也是耀邦同志自己说的:“要把我们的少年儿童教育搞好,首先要求我们去掉主观主义的东西”,也就是“我们要反对用对待成年人的方法——也就是主观主义的方法去带孩子”。比如,有的父亲常说自己的儿子“调皮”,爷爷爱说自己的孙子“调皮”,究竟何谓“调皮”,恐怕有的成年人自己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用父亲、爷爷主观主义的方法看待孩子。这就是以自己的暮气对待孩子的朝气;用保守思想对待孩子们的好奇心,主动性和创造性。毛主席说的那句话确实有道理:“我6/7们这一代人吃了亏。”吃了什么亏,还不是吃了封建家庭伦理的亏?毛主席的父亲上过两年私塾,左右手开弓打得一手好算盘,一心想持家创业,光宗耀祖。父子间积累起不少矛盾,毛主席父亲斥责儿子,爱看书是“懒惰”,毛主席没有按家庭伦理办事。一次由于矛盾突发,毛主席跑到池塘边回敬父亲,若再相逼,宁可沉塘,父亲才作了妥协。耀邦同志是否知道此事,我不知道,但封建家法窒息了多少青少年火热的激情,他是知道的。他在一次讲话中说:“有一种封建主义(教少年儿童)的办法,这种办法就是要对我们的少年儿童规规矩矩,不许调皮,不许高声说话,不许摔跤,把少年儿童搞成一些‘孔老三、孔老四’。封建主义就是要使我们的后代,我们的子孙变得呆头呆脑,规规矩矩,受他们的管制,做他们的奴才而不能反抗。究竟怎么区别两者的关系,这是团干部、教育工作者的一门专业学问,其观察点必须要和社会、历史的新旧道德,新旧伦理结合起来考查。他希望少年儿童说话不要唯唯喏喏,而要高声说话。走路不要学孔老夫子,小脚婆娘,而要雄赳赳气昂昂。课堂当然不能吵架,课外时间还不准学生们吵闹,不许学生自己想说自己的话就不对了。我认为这才是对“调皮”和“不调皮”的合理解释。19531110日,在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工作会议上,他讲:“现在有些地方,对儿童的体育限制过严。例如不许游泳,不许翻杖子等等。如果我们又要提倡体育又不许擦破一点皮,我想这是很难办到的。……如果不这样做,反而要儿童‘斯文规矩’,7/7‘老实听话,’‘看戏不准笑’,‘走路不要跳’,那不是把少年儿童变成了弱不禁风的,胆怯的,不勇敢的人吗?他们长大了,如何能担当得起建设祖国和保卫祖国的重大任务呢?”父亲对青少年和全国人民的体育活动是十分关心的。在推荐全国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时,推荐贺龙同志就任主任,团中央就是积极的推荐单位之一。前两天阿根廷足球队来华比赛,梅西出场引起的全国轰动,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中国女排赢得奥运会冠军,全国同庆更是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进步则国进步。”这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夕的学界风潮。怎么理解少年儿童的天性、幼稚、调皮,耀邦同志当时恐怕也未完全说透彻,谨供今天的少年儿童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参考。

 

                                                                      2023617

推荐 推荐0



  • 京ICP备2021031182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993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