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耀邦

徐庆全:“今天的胡耀邦,还是昨天那个胡耀邦”

发布时间:2023-11-20 16:23 作者:徐庆全 浏览:223次

华东师范大学大学樊建政博士是个史料痴,他提供给我的一套陶葆发的笔记,是他在“孔网”买的,史料价值很高。我在本号《李国才老人,我向您道歉》,就是根据这个笔记弄清楚一段历史事实,这是要特别对樊建政博士表示感谢的。

最近,我又在笔记中看到了一段正史中不会记载的历史细节,与其他史料相对照,值得钩沉一下。

陶葆发笔记中1982年12月7日条,记载了一次“总编室碰头会”,其中第五条:“郁文同志传达耀邦、小平参加外事的排列次序”:

a,如两位分别参加同类性质的外事活动,会见对象,则按敬老精神小平同志放在前头。

b,耀邦、小平会见不同对象,但同一天,可视对方身份高低及谈话内容重要程度来安排次序。

c,党和国家领导人同时出席重要集会,见报时应按中央规定常委的次序。

以上征求意见

上列三条,都是说耀邦和小平报道次序问题。

郁文时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他“传达”的这个“征求意见”,我觉得应该是耀邦的意见,有他一次讲话和一次谈话为证。

1981年6月底,十一届六中全会召开,耀邦当选为中央主席。6月29日,他在闭幕会上有个讲话。他说:

我是在我们党的一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被推上现在这个岗位的。

本来,按全党绝大多数同志的意愿,中央主席是要由邓小平同志来担当的。除邓小平同志之外,无论从水平、从能力、从资望上来说,还有好些老同志都比我更适合。就是年纪比我小一些,而且确实是我们党的优秀干部,也不乏其人。……

现在就这样定下来了,这当然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但是,我想,我有责任向全会说明,有两条并没有变:一是老革命家的作用没有变,二是我的水平也没有变。

前面我说过,这些年常委起主要作用的是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陈云四位同志,特别是邓小平同志。这不是什么秘密。连外国人都知道,邓小平同志是现今中国党的主要决策人。有时候他们还用另外一个词,叫“主要设计者”。不管是哪个词,意思是一样的。现在的中央领导核心,政治生活很正常,真正恢复了集体领导。好几位老同志就说过,现在中央的政治生活,算得上是我们党历史上最好的年代。我是同意这个话的。老一辈革命家仍然是中央起主要作用的核心人物。这个情况可不可以告诉全党呢?我认为,不但可以,而且应该。

至于我的水平并没有变,那更是同志们看得很清楚的。因为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的工作职务突然上升了,他的本事也随即膨胀起来。今天的胡耀邦,还是昨天那个胡耀邦。对待这样的问题,当然主要是靠我自己有自知之明,但是,也要请全党按照这次历史决议的精神,实行监督,首先要请中央委员会的成员进行监督。

会议结束后,下午四点半,他又约见几位主管宣传和媒体负责人朱穆之、曾涛、张香山、胡绩伟谈话。他开宗明义地说:

今天找你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你们注意,我们无论如何不要重复个人崇拜的错误。不要搞个人崇拜的宣传。请你们把好关,发现这方面的问题就告诉我。你们只要把好两年关,不搞个人崇拜的宣传,我想,我们党就会形成一股新风气。

有人插话说:适当的宣传还是要的,完全不宣传也不行。

耀邦说:

不要突出宣传我个人。要适当宣传老一辈革命家的作用,要宣传叶帅、小平、陈云、先念、徐帅、聂帅、彭真、邓大姐和王震等同志。紫阳同志是总理,他以总理身份进行外事活动,要宣传,这是特殊情况。平常,对我和紫阳同志要少宣传。至于日常工作的安排,当然要我们站到第一线,比如七一庆祝大会,就安排紫阳同志作主席,我作报告。但主席台的安排,如果叶帅出席,请他坐中间;如果叶帅不出席,就请小平同志坐中间。以后,群众场面,都要请他们在前面。

中央要强调集体领导,不要突出个人。这次公报最后增加了一句话,说这次中央主要领导成员的改选和增选,“对于加强中央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的集体领导和团结一致”,这点很重要。

我还要向湖南打招呼,家乡不要出什么花样。

这算可以看作是耀邦的指示。他接着说:

还有一个问题很值得我们大家想一想:毛主席很早以前就是我们党的卓越领袖,但延安时期和建国初期,同大家一起开会、谈话、照像时,他并不把自己放在突出的位置上。譬如照像,他总是站在边上。一九四九年开政协会,中共代表团的那张照片,毛主席和刘少奇同志就坐在第一排的两边,中间是四老。一九五五年团中央开全国积极分子大会时,布置主席台的坐位,毛主席、周总理亲自决定,要我们团中央的同志坐在前排,他们都在第二排。不知后来怎么搞的,开会、照像,甚至出场走路都要严格按等级次序办。这并不好,是我们党的风气上的一个倒退。能不能把这一套改变一下?我是主张改变的。

改变“开会、照像,甚至出场走路都要严格按等级次序办”的既往,是耀邦在任时的通常做法。这从当年的报纸上可以找到不少例证,我就不多说了。

应当说,郁文传达的这三条,第一条和第二条的关键是,对于耀邦和小平报道的排列次序,不以个人职位高低为准。第一条体现的是“敬老”,第二条是以两人所见对象的高低和谈话的重要程度为准。这一条更重要。这两条已经没有了“严格按等级次序办”的痕迹。至于第三条,应该才是规则了。

可见,这三条与耀邦上述意见是一致的。

来源:徐庆全与八十年代

推荐 推荐0



  • 京ICP备2021031182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993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关注公众号